页面载入中...

文学访谈也是一种文学批评

  “可能受这种思路指导,美国、加拿大等国家的防火策略中,保护生命比扑灭火灾的任务优先级高。”孙龙说。

  一位加拿大科学家在论文中提出:同为自然灾难,遭遇地震、洪水或龙卷风时,人们更强调适应,有必要时撤离。但提起火灾,我们的主要目标却是与它战斗。那篇论文的题目是《学会与野火共存》。

  在澳大利亚,森林防火的重要一步是计划火烧。每年山火季,提前将一些区域的老树和灌草烧掉,减少可燃物,增加未来林火的可控性。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华裔安妮(化名)早已经习惯了这个流程。计划火烧时,悉尼市郊会弥漫一种“烧麦秸杆的气味”。

  安妮告诉记者,自山火级别去年11月提高以来,她就时时关注政府火情警告的在线即时预报。预报会告知她所在的区域火情是否在可控制范围。当灾害级别提高,她会收到撤离的建议。她住在一个自然保护区附近。11月的一天,离家几公里的一棵树被火星砸中,灾害级别立刻升高。有邻居开始收拾家当离开,而她怀抱女儿,睁眼一夜,听着时钟走。

  生命的光芒

  崔岫闻

  2017 年的春节,是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节日,甚至有点不敢回首。

  2016 年底,我体检身体出了状况——我想我要面对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外科手术了。从体检指标出来到决定手术,只一个月之内的时间。

admin
文学访谈也是一种文学批评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